很,手臂藕节似的,脸蛋——

    “真的好像猴子,”钟于郁闷地说,“为什么会长成这样?”

    一般都说小孩刚出生不会好到哪里去,钟于也了解过,他没见过别人家的新生儿,但这未免太难看了点,他和闻司余都长得不差,怎么就一点都没遗传到呢?

    闻司余安 We_i 他:“这是正常的,五官还没长开,等过几天就好了。”

    “真的吗?”钟于半信半疑,“你小时候也是这样?”

    他的表情看起来仿佛就是在等闻司余说是,然后他顺理成章地说孩子一定是像你。

    闻司余失笑,偏不让他如愿,“没有啊,我妈说我小时候是医院里一批小孩里最漂亮的。”

    “......好吧。”

    说到闻妈妈,闻家父母已经玩到欧洲去了,接到孙子出生的消息才火急火燎地往回赶,不过飞机再快他们也只能晚上到了。

    闻司余:“喝不喝排骨汤?”

    太清淡,“不喝。”

    “鸡汤呢?”

    太油腻,“不喝。”

    闻司余努力想了想自己会做几样菜,“那你想喝什么?我给你做。”他们住的VIP病房,又是私立医院,房间布置得总统套房一样,还自带小厨房,做菜做饭很方便。

    “闻司余,”钟于眯着眼,感觉自己猜到了他的小心思,“我不会产奶。”

    闻司余眨眨眼,他是有点这方面的想法,不好直接问,总觉得钟于会气的想打人,但说不定能有母 Ru 呢,不试试怎么知道。

    “好吧,那你想不想喝鲫鱼汤?”

    钟于有点暴躁,“能不能不喝汤,我吃饭喝水不行吗?”听着这些汤名他就毫无胃口,“我想吃火锅。”

    “不行。”

    钟于微微提高了声音:“你以前是不是说要带我去吃火锅的?”

    闻司余说:“等你出院了就去。”

    钟于又想翻白眼了,闻司余对他越来越敷衍,他答应去吃火锅是刚知道怀孕的时候,结果一拖拖到孩子都出生了,他还说再等一段时间,再等下去他都要回娱乐圈搬砖了,哪还有什么机会吃火锅。

    渣男!

    两周后,钟于出院。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剪头发,怀孕将近一年,头发都这么长了,剪的时候还难得有点不舍得。不过剪了之后一身清爽,最后一点不舍都没了。

    “我脸上多了好多肉。”钟于看着镜子里自己说道。

    闻司余和这里的理发师是朋友,剪之前是他沟通的,修短头发了之后,再把前额的头发梳成中分,这个发型特别吃脸型,钟于这么养了一年,脸上圆润,一点轮廓都没了,所以显得脸上肉多。

    “哪有?”闻司余睁眼说瞎话,“这样很可爱,还显年轻。”

    钟于经他提醒想起来自己还比闻司余大四岁,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我比你大四岁,还进了次手术室,是容易老。”

    “!”闻司余立马澄清自己:“谁说你老了?”他捏了捏钟于软乎乎的脸颊,闭眼吹:“就这张脸,明明是大学生好不好。”

    钟于似笑非笑看他一眼:“大学生?”

    闻司余觉得自己说多错多,心虚地推着他肩,嘟嘟囔囔地说:“走了走了,涂涂在家肯定想我们了。”

    钟于也没计较,他对年纪不在意,四岁的差距对他来说不算大。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打趣闻司余,看到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后钟于心满意足,感觉自己好歹出了一口气。

    不过被他们念叨的涂涂在家才没空想他们,小孩被自己奶奶抱着晃来晃去玩得可开心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懵懵懂懂盯着人看。闻司余说的没错,小朋友出生几天后,脸上紫红就褪去了,粉嘟嘟的小脸软软弹弹,特别讨人喜欢。

    钟于还以为刚出生的小孩会哭闹个不止,没想到涂涂乖乖的,醒了就安安静静躺着,动动小手,吃吃小手,喝喝奶粉,这就是他一天的活动了。

    小孩还是睡着的时间多,闻母把他放回摇篮里,招呼两个年轻人静悄悄出了房间。

    到了客厅,还没等他俩坐下来,她就直截了当的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钟于怔住,他和闻司余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但其实还没真正确立关系,更别提考虑什么时候结婚的事了。

    国外对他们同 Xi_ng 恋人也没建立这方面的制度,要结婚还得跑去国外。

   


    第50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