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于在楼梯间站了一会,墙上多了几道指甲印。划了人家的墙他怪不好意思的,指腹抹两下也没用,钟于突然想起自己兜里还有玩游戏时剩下的贴纸,于是粉色的小猪佩奇被贴到了墙上,遮住了那几道胡乱交错的划痕。

    盯了贴纸一会,钟于莫名觉得自己审美变得真快,刚才还和闻司余吐槽这个贴纸丑,现在又觉得可爱了。

    他先去了一趟导演休息室,才回自己的休息室。

    闻司余已经把他的东西收拾好了,见他进来酸溜溜地说:“什么电话还要避着我。”

    是没必要避着闻司余,他们现在也算知根知底的关系。他刚才是下意识要走开,就像人总会掩藏自己不堪入目的黑历史一样,哪怕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过去,钟于也不愿意让他直面这种不堪。

    “我爸的。”

    闻司余默了一瞬,竟然冲他道歉。

    钟于笑了,他倚在沙发边,两人交换一半体温,捏了捏闻司余的耳朵,“没必要,我没那么在意。”

    闻司余的表情像是在说:你别说了,我明白的。

    钟于:......

    “我还挺喜欢你这么管我的。”他毫无负担地转移话题。

    “......”闻司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抱了他一会,忽然注意到他脖子上红了一片,在白皙的皮肤上特别显眼, M-o  M-o 也没鼓起小点,不像是过敏,“你这怎么了?”

    “不知道,”钟于被他凉凉的手指 M-o 的瑟缩了一下,“蚊子咬的吧。”

    闻司余被他一句蚊子提醒想起自己以前还把“蚊子”当成过“闻子”,好笑,埋钟于颈窝里笑了半天,蓦地对着那片红红的皮肤咬了下去,留下个牙印。

    钟于还在疑惑他笑什么,“嘶——你有病吗?”

    “有病,”闻司余满意地欣赏自己的牙印说,“心病。”

    钟于想 M-o  M-o 那块被他拉住了手扣在一起,于是也不生气了配合地问:“什么心病?”

    闻司余深深地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求而不得的心病。”

    “......”

    他们从休息室往外走的时候刚好碰到从卫生间回来的林凌,林凌又往他脖子上瞟了一眼,然后迅速看了下闻司余,钟于什么话都没说,他就先脸红低着头急匆匆地走了。

    “......”

    闻司余笑了声:“这小孩看起来老成,这么容易害羞。”

    钟于忍无可忍地锤了他一下,“你也没多大。”幼稚鬼。

    闻司余啧了声, Yi-n 阳怪气地反问:“是吗?”

    *

    顾萱是X大文学系的大二学生,根据网上仅有的一点资料显示她的偶像臧西也是这个学校这个专业毕业的,其实他们班里有很多臧西粉丝,因为圈内大多编剧都离他们很远,所以这个据说很年轻、长得也很帅、风格也很酷的编剧就成为了他们的偶像。

    她就是因为臧西才打算向编剧方向发展的,当初知道臧西还是因为《信口开河》,也是因为这部电影她才粉上了闻司余。

    今晚是《心有灵犀的TA》第一期开播,作为闻司余的铁粉她早早地守在了电视机前。

    她知道闻司余和钟于这次是为了宣传《得意》才上这个节目的,所以在看到偶像和钟于一起出场的时候她也毫不惊讶。钟于其实长得也很好看,不过鉴于之前那些沸沸扬扬的黑料,她对钟于实在无感。

    顾萱美滋滋地看着自己偶像出场,自家偶像自我介绍也这么帅,后期给闻司余的标签是演员和歌手。

    到了钟于——

    “大家好,我叫钟于。”

    钟于:演员/编剧。

    作为向这个方向发展的学生,顾萱对这两个字特别敏感,粉丝直觉也让她手快地点开了微博。

    “钟于臧西”这个词条高高挂在热搜第一,后面跟着个沸字。

    !!!

    “钟于就是臧西?!”

    热搜里的评论都疯了。

    “对不起,我眼瞎了,我决定睡一觉再起来看看。”

    “作为一个编剧系偶像是臧西的钟于黑粉,我觉得我不能再抢救了。”

    “啊啊啊啊啊我们钟钟真的多才多艺!妈妈为你骄傲!!”

    “谁知道是不是找的代写,说不定是他男朋友帮他写的,一个卖身一个卖笔,刚好。”

    “我


    第58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