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2/2)

作品:《对象马甲号是究极BOSS+番外

突然发作也属常事。

    “爸爸!”凯莲娜转头瞪向希德,咬牙切齿,“他不是我哥哥,不过是个不知底细的 J_ia_n 民!瞧瞧他那张盛气凌人的脸!您难道不知道,在蒂亚戈、他对艾伯特——”

    公爵喝止住她:“安静。凯莲娜,你应当是一位淑女。”

    凯莲娜见公爵脸色难看,瑟缩了一阵,把脖子埋进母亲怀里。夫人抚着她的脑袋,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凯莲娜才安分下来。

    希德一直低着头,直到散会。

    夫人对凯莲娜的低语,他听到了。

    ——安静,凯莲娜。

    ——你生什么气,他只是一颗不久就要报废的棋子。

    切尔特夫人没说错。

    公会在噤声之渊的附近捕捉到了黑暗神出没的踪迹。

    黑暗共主马上便会归位。

    而他的成年礼就在下一年的春天。

    希德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坐了一会儿,待女仆长来敲门,才缓过劲来。

    艾伯特说要亲自去向卡尼亚斯道歉,让希德先去找维拉,维拉与后勤主任是闺中密友,想得到许可必须让她松口。

    ——鬼知道他的哥哥想和卡尼亚斯推销什么切尔特的荣耀。

    希德在心底腹诽着,来到植物花房,推开门。

    轮椅差点又被豪爽的满月藤掀翻。

    “您想让奥尔德那家的小混混做室友?”维拉听了希德的话,几乎形象全无地大喊,“不行!我不同意!”

    她还以为卡尼亚斯是绣花枕头的事在学院已经俾众周知了。圣子殿下怎么会被那个混蛋勾了魂去的?

    天知道卡尼亚斯上学期在她课上表现得是有多蠢!

    上学期维拉阵亡了五个陶艺花盆,其中四个是被卡尼亚斯砸碎的。

    希德眼睛一动,半垂了眸帘,睫毛颤动的轨迹显得有些委屈。

    “可他很好。”

    “那只是他惯用来勾引小姑娘的手段……也难怪您会上当。”维拉揉了把小孩的头发,咬牙切齿,“可您想想,除了父母,谁会无条件地关照一个人?他是有目的的,大人——”

    公爵和夫人才没有那么关心他。

    希德默默想着,说:“您比他好。”

    维拉被他这句话戳得一噎。

    “那是个意外!”

    眼睛亮亮的圣子又让了一步:“我可以看着他,不让他祸害别人。”

    维拉的态度仍旧很坚决。

    希德想了想,取出金色铃铛,举到她眼前:“这是他送给您的礼物。把粉末研碎做成护身符,薇奥拉会护佑您一生康健的。”

    维拉的眼神被这道光芒一晃。

    她接过铃铛花,仔细看了一会儿,笑骂


    第15节(2/2),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