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一些的人根本不敢出门,只能躲藏在家中,而这一类人也是前期最快淘汰的。后面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那不仅仅是一场灾难,也可以说是一场机遇。

    面临在眼前的抉择就是:要么进入副本获得生存点数,分给自己的家人或者自己,让他们变得更强,要么就一辈子畏畏缩缩。

    一时之间乱得很,也只有宋致远在的小岛与世隔绝。

    他以位面为饵,吸收了足够多的能量,早就已经可以兑换健康的身体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宋致远依旧迟迟没有兑换。

    直到等来他的生日,他自己对生日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江逸很喜欢,也就随着他折腾。

    “你为什么以为我会答应你呢?我可从没有说过我有多么喜欢你…”

    作为一个成年人,动心是大忌,哪怕宋致远和江逸在一起这么久,却也很少和他表露过自己的情感,少有的几次也是含含糊糊的。

    这会儿面对小年轻炽热的爱,他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可宋致远似乎有点忘记了,年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直率,江逸并没有被他明显的反话所气恼,他依旧非常坚定,“你不喜欢我,就不喜欢呗。”江逸自顾自的把戒指给宋致远戴上,“我喜欢你本来就只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是没什么关系的。”

    戒指的大小非常合适,特意趁着宋致远睡着了量过的,自然是吻合的:“嗯,很好看。”

    年轻人前额的碎发遮挡了部分视线,他以前每和宋致远在一起时,就特别喜欢留长长的刘海盖住眼睛,整个人显得阴郁又没朝气,他自己好像还挺喜欢。

    直到后面宋致远不喜欢这种发型,他的发型就成了宋致远做主。那几天还没来得及去剪,他头发又长得快,又长了一点。

    宋致远看他微长的刘海怎么看怎么不顺眼,顺手把刘海捋上去。而这个过程中,江逸也很安静得仍由宋致远动作。

    “纠结那些根本没有意义。”

    正对着阳光,江逸的眼睛有点琥珀色的,他不觉得自己在说什么情话,只是说着很平常的话:“像现在这样在一起,就已经很满足了。”

    宋致远看了看手上精美的戒环,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我可没说要收下你的戒指。”

    “………可我在给您测量手指的时候,您是醒着的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江逸虽然用的是问句的形式,可说出口的语气又分明是无比肯定的陈述句,”所以我可以认为,您在那时就已经答应了吗?”

    是的,对于宋致远这样根本不会主动坦白的人来说在那时候就已经算是隐晦的答应了。

    退一万步说,早在宋致远不允许专业的康复师靠近他,却愿意让江逸在他身边时,就已经算是一个很明显的回复了

    “有时候我觉得你很笨,有时候又觉得你很聪明。”

    江逸没有说他到底聪明还是笨,他反而另外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他也露出一副很是困惑的表情:“我也不知道。”

    宋致远突然笑出声,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甜食能给人带来好心情,宋致远有点相信这句话了。甜腻腻的奶油融化在口腔中,仿佛甜味都增加了好几倍。

    那是一个很甜的吻,结束时,两个人都在喘气:“我不喜欢草莓蛋糕。”“好,记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会突然多着一个番外呢?因为我要凑整数,不信可以看看现在的全文字数。


    第214节(1/1),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