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1/2)

作品:《我真是无限流boss的男妈妈

关部门表示正在拟定对其授予荣誉市民胸章!”

    热心市民池柳喝掉了最后一口牛奶,再次感叹这世界变态怎么这么多。

    关掉电视机,他盘腿坐在沙发上,拿起平板开始看装修工人发来的装修进度和细节。

    他很满意。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就是很可惜,昨天他去参加了品酒会,却因为那个变态没能和供应商搭上线。

    池柳可惜了不到十秒,一条陌生的信息附着份文件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池先生您好!我是阮栀,是在品酒会上被您扶起的人。今天我家人才从特殊渠道得知,我撞到的那人是个变态杀人犯!我真的后怕不已!昨天真的非常感谢您!我向主办方打听过您登记的信息,您正在筹备一间酒吧是吗?我家刚好在做全国的酒品供应,如果您感兴趣,我们愿意以市场价的八折左右向您的酒吧供应酒品。】

    【请别因为不好意思拒绝,偷偷向您透露,即使八折我们也有盈利哦,如果能够达成,这是共赢的合作。】

    池柳点开文件认真看了下,讶然地挑了眉:这位阮女士家几乎是这座城市最大的酒品供应商,给出的价格也确实让人非常心动。

    于是他利落地编辑了条消息回过去:【合作愉快。】

    解决了进货的事情,池柳心情更好了。

    他决定去盯装修,顺便把招聘启事发出去,这样装修完成后,酒吧就能最快走上正轨。

    池柳很快换好衣服打开大门,满意地笑了:嗯,很好,今天没有变态往他家丢合欢花和骨头。

    按下电梯键,他顺带看了眼对面紧闭的金属门:也不知他的邻居是什么样的人。

    改天倒是可以拜访下。

    下了楼步行十五分钟左右,池柳带着打印好的招聘单来到了云中大厦,然后,迎面撞上了一个……奇怪的男保洁员。

    池柳只是趔趄了下掉了几张招聘单,看起来高大健壮的黑皮男人却直接摔在了地上。

    他正要把对方扶起来道歉,却见对方坐在地上硬生生压下了头,几乎把那张招聘单怼到脸上。

    池柳:“?”

    一张粗糙英气的脸猛地从招聘单后露了出来,紫色的瞳仁里兴奋狂热得快要冒红光:“做你的调酒师真的能每月赚到两万块吗!!!”

    男人有一把低低丧丧的烟嗓,这么兴奋说起话来便十分违和。

    池柳有点懵逼:“啊……嗯。”资深的确实可以。

    穿保洁服的男人坐在那里,用力指着自己:“那看看我呗!我手超灵活!”

    说着他拍了拍旁边涮拖把的水桶,相当自我地诉起苦来:“生活不易呐,老板。”

    他指着大门对面的某栋大楼:“咱为了开餐厅,欠了英望整整一百万!一百万!”

    池柳:“……”

    男人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紫色的卷毛,为生活重重叹气:“再不开始还钱,老文就要把我丢去上夜班了!我可不想去那个鬼地方上夜班呐!”

    ……

    英望大厦。

    初祈已经嗅到了小信徒醉人的味道,却并未如往常般站在落地窗前。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下颌抵在交叠的指背上,若有所思。

    文秘书站在他面前,尽职尽责地履行着秘书的职责:

    “捕获玩家的大脑已经完成解析,结合您从许裴那里得到的情报,我们确定了玩家中心的位置。”

    说着他把一张小洋房的照片推给初祈。

    “但遗憾的是,警方和我们的人到达时,他们已经完成了转移。”

    初祈心不在焉地“嗯”了声。

    文秘书又将许裴的照片推过去:“经过这次的事件,我们不排除NPC中存在帮助玩家的人。”

    初祈这才傲慢地扫了眼照片,神色莫名冷得可怕:“他想引导那只老鼠杀了小信徒。”

    文秘书被突然的威压顶得差点流鼻血,却还是继续道:“您已经惩罚了他。这个社会的法律也将制裁他。”

    老板这次降下的精神污染可不只是做做噩梦这么简单。

    初祈冷哼了声,那种心不在焉的神情再次漫上了脸。

    文秘书实在好奇得受不了,终于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有什么烦恼吗?您在想什么?”

    初祈抬眸看他,俊美的脸上难得有种迟钝的茫然,简直像个处在青春期的人类NPC:“我在想,小信徒的肚子里


    第13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