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1/2)

作品:《我真是无限流boss的男妈妈

眶里,没有用过的。

    但不知怎地,现在它有点麻痒,连带着链接着眼珠的神经都在麻痒……

    ……

    池柳平躺在床上,掀开衣摆露出了平坦紧实的腹部。

    那里依旧覆着薄薄的肌肉,漂亮的人鱼线向下延伸,收束进窄瘦的腰间,一点都不像怀孕的样子。

    戴着橡胶手套的手轻轻在那上面涂着医用耦合剂,接着,一只探头贴在了上面,来回游移。

    异样的冰凉感让池柳微微皱起眉,轻轻吸着气,柔软白皙的腹部上下起伏着……

    “看,”医生并未看到池柳是男人就大惊小怪,他将屏幕转向池柳,指了下腹腔内部一个小小的阴影:“它在这里。”

    池柳瞳孔蓦然一缩,他咬了下唇,还是侧过头看向那里:一团模糊的影子映入眼帘。

    池柳茫然一怔:那是、什么?

    医生指着那团影子:“已经六周左右了,可以看到胎心胎芽了,很快它就能分化出五官。恭喜你,宝宝很健康。”

    仿佛在回应医生的话,屏幕里那个又小又脆弱的胚胎轻轻动了下,仿佛在借助那只神奇的探头害羞地朝妈妈打招呼。

    池柳蓦然睁大了眼睛,心脏“砰、砰、砰”地跳起来,一种陌生至极难以形容的情感涌上脊椎,池柳耳边嗡嗡作响……

    那就是、他的孩子?

    B超很快做完,池柳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看B超单,他平静地看着纸上那团小小的影子半晌,才将它仔细折起来收好,回到原来那间诊室和箱箱文秘书会和。

    女医生看过B超单放下心来,会诊正式结束前,她关切地对池柳道:“池先生,你的情况很特殊。”

    池柳不仅仅是作为一个男人却孕育了孩子的问题。

    还有就是,老文一开始就说了,池柳如果真的怀孕了,那么孩子的父亲不是人类。

    所以她才猜测文秘书是池柳的伴侣。

    没想到猜错了。也不知辜负了小池的那个渣男是谁。

    医生更加关切地看着池柳,接着道:“我建议你之后所有的检查都在这边做,并且频率可以多一些。”顿了下,她道:“每周五我都在,随时欢迎你来。”

    “另外你放心,没有哪家医院比我们保密性更好。”

    池柳没客气,飒飒笑了下:“多谢。”

    ……

    回去路上,文秘书开着车,不时从后视镜里看下抱着臂在后座假寐的青年。

    箱箱坐在副驾驶,边揉着那只更加麻痒的黑眼珠,边呆呆地看向池柳。

    似乎察觉到自己让人担心了,池柳轻叹了口气,随即掀开了眼皮。

    他先是朝箱箱温柔地笑笑:“放心,我没事。”

    随即他挑了眉,看向前面开车的文秘书:“他什么时候出差结束。”

    没有点名没有道姓,但文秘书还是一激灵,立刻get了对方在说谁:“啊boss吗!”

    顿了下,他有点内疚地道:“抱歉,小池,这次我也不清楚。”

    对基地来说,“那个世界”发生大面积空间溶解称得上最大的危机,因为它直接威胁着休假世界本身。

    麻烦的地方不在于杀死罪魁祸首,而是要发现并填补玩家造成的每一处空间溶洞——哪怕它再细微不过。

    boss本来就和耐心搭不上一点边儿,现在估计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

    玩家本来不该具备如此诡异和逆天的异能,但他们作弊了……

    通过养蛊一般的残忍同类相食,最终才仅仅培养出一个空间溶解能力者……

    但他本该在四年前就死了,并非死于祂们之手。

    据说,是基地一个人类士兵以自己为诱饵、亲手杀了他——那时候,boss还在沉睡,还未苏醒。

    那是他第一次对人类这种生物产生由衷的敬意:明明弱小得不具备任何强大超常的力量,却又可以为了保护某种存在而变得异常智慧顽强,且绝不屈服。

    池柳沉默了一瞬,才有些别扭地问道:“他还好吗?”那些伤应该很严重。

    文秘书听到这个问题都有点不可置信,忙回答道:“我保证他一定不能更好!”

    除了因为工作太琐碎快要暴走,那里没有谁能伤害boss!

    池柳悬了很久的心总算稍微放下来,他微微一笑:“给我他的联系方式。”

    在再次进行那些荒唐幼稚的求婚前,那个混蛋


    第34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