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2)

作品:《听说北派老大爱养花

跟你说过这盆花活不久了别跟其他的混在一起放,你看你果然还是跟其他的花记混了吧?!”

    伙计摸摸脑袋,以为大舅子没明白自己的想法,瞪着眼睛大声“辩解”:“怎么会呢?我就是记着你说的话,才特意搬了这一盆的……”

    说完他还生怕对方不了解自己的小九九,眼神在蒋薰和花之间来回示意疯狂眨眼睛。

    那意思就是这么个冤大头,你难道不宰吗?

    老李同样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宰你个大头鬼,长那么大个眼睛有什么用,不照样还是瞎吗?大小姐你都敢宰?!

    事已至此,他只好连连对着蒋薰道歉:“不好意思啊大小姐,这家伙是我妹夫,才来上班没几天。这家伙脑子不太灵光,要是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大小姐高抬贵手……”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老李又作为蒋家的老人蒋薰也不能把人逼得太狠,只能冷冷的扬了扬下巴。

    “今天但凡是个条子都能把蒋家底下的产业摸得快差不多了……”话说的不清不楚,点到为止,可却着实把老李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在蒋家手底下干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话的意思,马上就明白大小姐不打算追究卖死花的事情,可是妹夫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人带到后间却是个大事。

    “是是是……今天是我考虑不周没交代清楚,我以后一定严加管教……”他狠狠地剜了一眼自己的妹夫,见蒋薰没有其他的指示便朝着那盆花伸出了手问道,“那大小姐……我就先把这盆坏的花回去处理一下?”

    蒋薰看着按常理而言活不了多久的兰花沉默半晌后突然开口:“等等,这花给我包起来,我要带走。”

    “这……”老李傻眼了,他不相信对方没有看出这话的问题,以为这是某种特殊的考验,赶忙表露忠心,“大小姐不瞒你说这花多半是养不活了,你要是喜欢兰花我这儿进了不少新货……”

    “不,就要这个,给我包起来。”蒋薰不容置喙的再次说道,眼中闪过一丝赌气和不甘,“包好看点,我要拿来送人。”

    老李:???

    行吧,送人快要死了的花,不愧是大小姐……

    最终蒋薰满意地拎着烫金花纹黑布罩着的手提花盆离开了古玩店,临走前她在门口处不知是在喃喃自语还是说给谁听:

    “……我要让那人知道有些美好的东西若是不及时抓住便会消散殆尽……”

    “……兰花怕是无力回天,不过若能教会他这个道理,这小东西也算是发挥了价值……”

    “……希望严凌你能学会珍惜眼前之人啊……”

    &&&

    北派地界——

    堪称张牙舞爪的黑墙高楼便是北派的核心聚集地,某一层的办公室内,一名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气的男人正紧紧的皱着眉头处理手上的工作。

    那人的薄唇因为严肃而紧绷成线,然而唇形并未因此崩坏,反倒增添了一分刚毅。再向上便是令人羡慕的挺立鼻梁,与深邃的眼窝以及眉骨勾勒出棱角分明的侧颜。黝黑的双眼宛如一潭深水,看似平静的潭水之下似乎闪着不息的光芒。

    剑眉星目大抵如此,就连眼下的淡青色都未能破坏这幅如画的美景。

    “扣扣扣……”办公室的房门在三声叩击后被人推开,身着熨烫平整燕尾服的男人用戴着白手套的指尖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一丝不苟的发型纹丝不动。

    男子毕恭毕敬的开口道:“老大,蒋小l姐I上l门拜访……”

    伏案工作的严凌一听便微微皱起了眉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果然那人提起手中用黑布蒙着的物体说道:“蒋小姐还带来了礼物。”

    “看看兄弟们怎么说,要是感兴趣就留下,过两天送点别的东西过去。要是不感兴趣……你知道该怎么做的,魏棠。”

    魏棠面上表情不显,但还杵在门口的动作表现出了他的为难。

    作者有话说:

    各位小可爱真的不考虑收藏一下吗,期待狗狗眼.jpg

    求花花求评论呀(□)*

    小剧场

    蒋薰:有些美好的东西若是不及时抓住便会消散殆尽

    严凌:哦

    蒋薰:兰花怕是无力回天,不过若能教会他(严凌)这个道理,这小东西也算是发挥了价值

    兰君:啊,我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

    」∠)_

    蒋薰:希望严凌你能学会珍惜眼前之人(我


    第5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