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2)

作品:《营业期影后真香了GL

从来就是拿命在拼。

    纪星觅眼里的陆知予在发光。

    “要是说宋榭和梁思若的感情线,我觉得在国危之时才算真正开始。”陆知予用笔尖指着剧本标红的一段说。

    “我不这么认为。”纪星觅脱口而出,虽然她不太想和偶像顶嘴。

    陆知予给了她在剧本围读时的第一个眼神,眼神里充满了质疑和不屑。

    爱豆就是爱豆,还是不知天高地厚。

    纪星觅顶着众人目光的压力:“梁思若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宋榭,这颗种子在国危之时早就生根发芽了。”

    陆知予反驳:“小时候过家家的喜欢能算是真正的喜欢?梁思若那时候恐怕连什么是喜欢都搞不明白吧。”

    “不,她懂。她什么都懂。”纪星觅语气拔高,看起来有些激动。

    丁淮赶紧放下手机看看自家闺女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这样好早做准备替她擦屁股。

    陆知予不解甚至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的纪星觅:“你是梁思若本人,还是你是作者?”

    纪星觅突然意识到刚才的失态,躲闪着视线:“我……”都不是,只不过她也和梁思若一般年纪的时候开始喜欢一个人,一喜欢就是十年。她太懂梁思若的喜欢了。

    方才急着替梁思若辩解,却忘了陆知予并不知道这份喜欢是真实存在的。

    纪星觅的鼻尖忽然有点发酸,原来这份喜欢是见不得光的,是不被另一位当事人理解的。

    两位女主争论不下,刘编为人很和善,笑着调侃道:“两位女主多说说话培养培养感情也是好事情。”一桌子人听到后都不自觉扬起嘴角,一脸慈祥地盯着她和陆知予。

    陆知予敷衍地笑了笑,又含了一颗喉片。

    纪星觅也鬼使神差地拿出自己的含片,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当着陆知予的面,放进嘴里。

    剧本围读了一整天,天色渐晚,众人散去后,阮向山把陆知予和纪星觅留下了。

    “陆姐,具体的你和小纪说。我先去外面送送其他人,顺便嘱咐几句明天开机的注意事项。”

    “嗯。”

    阮向山走后,丁淮也屁颠屁颠地跟着溜了。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陆知予从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合同,随手丢在桌上,语气冷淡:“售后营业期三个月,三个月后自动解绑。另外剧拍摄的时候为了保持热度,也是需要有营业的,到时候我会通知你。所有亲密举动都有剧本,不需要自行发挥。至于CP粉,不用管让她们自己脑补去。”

    纪星觅拿过合同,翻看了一会,没有说话。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陆知予对她好像有种莫名的敌意,可能是自己上午顶了嘴,也可能是当着她的面吃了喉片,或者做了其他什么让她不舒服的举动吧。

    陆知予上下打量着这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仍带着不平的情绪:“看完了么?没有对你不利的东西,签个字我带走。营业期间的分寸,还希望纪小姐注意。”

    纪星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好,全听前辈的。”

    “别叫我前辈,还有多在演戏上花点儿功夫,到时候别拖慢了剧组进度。”陆知予警告道。

    “那我该怎么称呼?”纪星觅放下笔,看向她。

    明明前天还在台上台下愉快互动,纪星觅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期待的朝夕相处居然先被警告了分寸。

    也是,偶像和粉丝的差距隔了一条银河,就算你能靠近,人也不是你能够肖想的。

    “和他们一样,陆姐。”

    纪星觅:“好。”

    “陆姐再——”纪星觅话还没说完,门“哐当”一声关上,将“见”字隔在了门内。

    纪星觅突然想哭。

    丁淮在车里等她,等了有半个多小时,才看见人慢慢从黑暗里走过来。

    “饿不饿啊?我已经订了饭,咱们回酒店吃。”

    纪星觅没有回应,自顾自坐在最后面,头埋进了手臂里。

    保姆车在霓虹灯中穿梭,这是影视城最热闹的街道,各路小吃琳琅满目,要换了平时,纪星觅准会拉着丁淮买个一圈再回酒店。

    丁淮担心得回头看她:“难过就哭出来。”

    纪星觅疲惫地抬头,拿出手机,打开了相册。

    相册里都是陆知予,大多都是笑着的陆知予,有看到粉丝举着灯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陆知予,有站着的陆知予,有坐着


    第3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