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节(1/2)

作品:《营业期影后真香了GL

 梁思若提着兔儿灯,蓦地被前方半空一大片缓缓升起的孔明灯吸引住视线。

    “哇!宋榭快看!”梁思若激动地跳起来:“好美啊……”

    宋榭抬起头,几十盏孔明灯冉冉升起,墨色天空全被映亮。孔明灯又叫许愿灯,也称作祈天灯。

    当宋榭的视线再次落回梁思若身上时,少女正在闭眼许愿。可她的手没放,梁思若就着她的手与左手相抱,兔儿灯挂在小指上,不知道在许什么心愿。

    宋榭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看过梁思若。

    以往她是公主身份时,宋榭不敢逾矩,心道臣子如何能与公主关系过于亲密,现下星子陨落,梁思若一下子从云端坠了下来,落到凡尘。在这样的盛景烘托下,宋榭才恍然间生出一股“我终于能配得上她”的想法来。

    梁思若容貌不凡,是几位公主里最出众的一位。巴掌大的小脸,肤如凝脂,一碰便好像玉碎,一双潋滟的水眸望着你,不论她想要什么,都想把最好的给她,哪怕是正月十五的圆月,宋榭都会义无反顾地捧给她。

    现在变成庶民,吃尽苦头,却风采依旧。麻布衣都遮不住的与生俱来的气质,宋榭看得有些痴,她缓缓伸手去帮梁思若整理风吹乱的发丝。

    纷繁思绪一时不知该如何去理顺,宋榭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拉着梁思若就向前跑。

    梁思若一时没能反应过来:“阿榭,慢点,你不能这么跑!”

    她提着裙子,快速跑过石板桥,荷叶灯在河流上慢慢漂流,向远方迤逦而去。

    “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宋榭说道。

    她们停在了一座小寺庙门外。

    “这里?”梁思若探头打量里面的情况,烛火忽明忽暗,空无一人。

    “阿榭,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座寺庙?”

    宋榭朝她笑了笑,将手又抓紧了些:“还记得那日我大病迟迟不愈,老先生给我看完病后与你说过的一句话?”

    【若是不得安心,便去镇子西南方向的寺庙里去拜拜菩萨,你表姐也能好得快些。】

    “好啊,你那时候醒了还装睡!”梁思若猛地甩开宋榭的手,装作生气。

    宋榭不恼,拽着梁思若就跑了进去。

    “公主,你信神佛吗?”宋榭走进大堂,烛火衬着微弱的光,将喧嚣都挡在了门外。

    左右两侧皆是威严的大神佛像,梁思若不语,定定地看着宋榭。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宋榭松开握住梁思若的手,将一双手掌心朝上摊开在两人眼底,她眼底映着烛光,深处确是漆黑一片:“臣的这双手,仔细闻着,都是沾满血腥味的。平生杀戮太重,也不曾抱着能有个好的下场。而今臣满身罪孽,却侥幸得一条残命与公主相伴,守护公主余下的后半生,若非神佛庇佑,臣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原因。”

    梁思若说:“你所杀的皆是该死之人。”

    宋榭闭上眼睛,竟有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她无声地苦笑,而后牵起梁思若的手,走到角落一处毫不起眼的神仙面前。神像上落了灰尘,宋榭用手拂去,虔诚地鞠躬。

    “这是——”梁思若问。

    宋榭道:“姑婆二神。”

    梁思若心下了然,却不曾说出。

    月老掌管世间男女情爱;兔儿神掌管世间男男情爱;而姑婆神之一金兰掌管女女情爱。

    宋榭这是在向她正式表白心迹。

    她以前十七年日日都在企盼的却以这样的情境变成了现实,可梁思若却无福消受。她陪不了宋榭后半生,她还有最疯狂的事情要亲自去做,而她不想连累任何人。

    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情,要她去承担、去了结。

    方才许愿时,梁思若许了三个愿望。只要实现了一个,都是最好的。

    第一,保佑父王母后兄弟姐妹尚还在世,等她去救;

    第二,保佑宋榭余生平安顺遂、无事烦扰;

    第三,希望自己不要死得太难看。

    想到这里,梁思若情绪难以自抑,背过身默默流泪,宋榭问她怎么了,只说高兴得想哭。

    两人出了寺庙,往猜灯谜的铺子方向走去。

    那儿挤满了人,小孩子拿着成条状的宣纸妄图挤进大人堆里,却徒劳。

    “我来我来,我知道谜底!”

    “是筷子对不对?”

    “恭喜公子,糖果一把。”

    “还有我,到我了!”

    


    第51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