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1/2)

作品:《皇后有千张面孔

的起来,但两条腿还是在发软。

    “瞧你吓得,朕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至于么。婚服坏了就坏了吧,还有备用的呢,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礼部尚书扑通一声又跪了:“就是备用的,也坏了。”

    姜善皱起眉来,但语气还是温和:“备用的坏了,也不要紧,国师那有一套备用的。”

    他这边的绣娘,也时间当初的水准,做出来的衣物,和被压在箱底的婚服一模一样。

    姬姜那边,因为这个身份是带了一些神鬼的力量,不管是布料还是剪裁,都非凡物。

    有更好的东西,姜善肯定是瞧不上次一等。

    而且之前那套婚服,他已经穿过了,现在当然要换新的穿。

    没有造成大的损失,他当然不至于太生气。

    张谦身体一软,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姜善看他的样子,又添了句:“不过,待朕大婚之后,这罪魁祸首还是得揪出来,戴罪立功。”

    “是,臣领旨。”

    礼部尚书特别沉重地进来,两条腿跟灌了铅似的,出去的时候,却像是走在云朵上,整个人轻飘飘的,人生中的大起大落,也不过如此。

    目送了礼部尚书出去,姜善又去了趟国师府。

    他前段时间进国师府,都无需通报,毕竟大家也知道,年轻的天子很快会是这个国师府的另外一个男主人。

    但今儿个,他却被人给拦住了:“国师大人说了,今儿个夜里,您还是得守规矩。”

    他不是很在意这一些,姬姜却显得很在意。

    成婚毕竟是头等大事,这也是他头一回,所以该注意的禁忌他都会注意。

    明明按照能力来说,国师这个大周的祥瑞,比所有人都来得更厉害些,但在这种事情上,他和其他寻常人并没有什么分别。

    姜善叹了口气,他身后的人捧着那两份被毁坏的衣物:“不是我非要来,是有人弄坏了婚服,这么大的事情,我得征求他的意见不是。”

    那小童看了一眼:“且容我通报。”

    过了一会,那小童说:“国师说他在内等候。”

    这次引路的还是上回的千纸鹤,姜善被引入了姬姜平日里住的地方。

    这段时间以来,姜善来这里也好些时日了,他甚至还同姬姜在这上面进行过新婚之夜的演练,不过最后真到了那临门一脚,却又往往被姬姜喊停。

    两个男人之间是不可能生出孩子来的,也没有那层所谓的膜,更没有所谓的贞洁可言。

    不过真正的结合,总感觉还是放到正式一些的时间再做为好。

    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睡了,姬姜觉着自己好像会失去些什么东西。

    可惜一到他自己的命,他就什么都算不了,姜善如今的性命同他相连,他掐指算卦,也只能看到一片白雾茫茫。

    明日就要大婚了,一向十分淡定的姬姜陷入到一种颇为焦虑的状态中。

    他想着姜善,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结果外头就传了消息来,说是皇帝来了,还带来毁坏的婚服。

    姬姜都没有多想,小童刚说完话,他就出现在了姜善跟前。

    然而在看到门外的姜善的时候,他又退了回去,颇为纠结地选择让纸鹤把姜善带过来。

    姜善可不知道姬姜有这么多的心思,实际上,姬姜作为白念的时候,就想得要比他多很多。

    就像是老国师说的,他这徒儿有七巧玲珑心,旁人看一步的事情,白念能看三步,七步,甚至更多。

    只是对着其他人的时候,白念那叫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对着姜善的时候,他的思绪总是一团乱麻,想得太多。

    他的声音艰涩:“你拿这坏的婚服给我,莫不是不想同我成亲了?”

    姜善瞪了他一眼:“呸呸呸,你说什么鬼话呢,这婚服坏的是我的那份好不好,礼部那边查东西太慢了,明儿个就是大婚了,我怕出什么别的事端,便过来找你了。”

    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还想看看姬姜。这幻境之中瞬吸万变,他真是生怕自己第二日一睁眼,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了。

    说起来他又不是没有成过婚的人,明明已经和白念成婚过,结果第二次还是和毛头小子似的,这么焦虑。

    不,比起第一次的话,他现在更焦虑一些,或许是因为当年的时候,他对自己的便宜妻子没有那么的在意吧。

    不是姜善做的就好,姬姜


    第14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