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1/2)

作品:《皇后有千张面孔



    见姜善脸色不太好看,他询问说:“怎么了,是身体不适吗?”

    姜善摇摇头,他伸手抓住姬姜的手:“没什么,我感觉有点冷,而且疾风在外面也等很久了,我们先回去吧。”

    他怕在这里待久了,姬姜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东西来。

    因为先前对姜善的误会,姬姜这会正为自己对皇帝的不信任感到羞愧和内疚,他到这药园来,也是为了让姜善开心一点,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不过姜善回去之后的恍惚,还是多少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姜善处理一些加急送来的政务的时候,他就去翻了一下自己的书房。

    一百年前的时候,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养了那么一院子的珍奇异兽呢。

    这本不是,这本也不是,对了,姬姜弯下腰来,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本垫桌角的药书。

    因为许久没有用的缘故,它上面落了厚厚的灰。

    姬姜翻开第一页,一些很奇妙的情绪涌入他的心脏,难过,酸涩,还有一些其他的负面情绪。

    曾经的自己好像翻阅过很多次这本书,因为书本的边沿都被翻烂了。

    被翻阅多次的书留下了很多的痕迹,他翻了几下,就容易地翻到了几页写了很多备注的地方。

    男男生子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食铁兽幼兽的尾巴毛一两,九色鹿的鹿角研磨成粉去一两,雪山黑熊熊胆二两,再配以灵芝二钱,积雪草二钱,紫河车一两,……

    最后研制出药粉之后,用放了一年的雪水调制,分成十分,熬成药丸,每日服一份,十次吃完。

    零零散散加起来,这个秘方共需要数十种材料,还是大部分都不太好弄的那一种。

    而且这本医术上,很多还特别备注了,药方尚在试验阶段,不代表一定有效。

    这南疆秘法很多要的药物,都是有剧毒性的,如果擅自拿自己试药,药效不一定能成,被毒死的可能性倒是比较大。

    可是自己好端端的,看这种男男生子的材料做什么。

    大周朝初建的时候,因为常年战乱,男丁单薄,很多女人都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比起这种风险大,且十分不靠谱的男男生子,显然是男女阴阳调和更为高效一点,这数百年来,大周朝发展的很快,男子的数量比开始多了不少,但还没有到需要男人和男人之间生子的地步。

    而且……姬姜对自己很了解,他对大周朝的百姓并没有那么多的爱,好几次出来为大周朝解决麻烦,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周围清静一点。

    这本子翻了这么多遍,足以翻阅者的用心。

    值得他这么用心的东西,肯定不是用在大周百姓身上。

    姬姜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既然不是用在大周百姓身上,难道是用在他自己身上。

    他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以前的记忆其实很模糊了,只对这个朝代印象比较深刻,以前的自己,难道是一早就算到了自己的情劫是个男人。

    这是什么可怕的神仙爱情,想了半天,觉得自己不可能用到这玩意的姬姜把那本书锁进了千机匣,又挂了个锁在外头,再扔进密室里头。

    万一哪天让姜善看到了,突发奇想,让他生个孩子来就不好了。

    姬姜在这里藏书,睡梦中的姜善则真的陷入了梦境之中。

    意识体原本是不会做梦的,这还是他到幻境之中的第一次。

    他梦到自己和白念刚成婚的那段时间,梦里的白念可不像姬姜这么有地位。

    他和白念成婚不到一个月,因为皇室子嗣传承的问题,无数朝臣便纷纷上疏请他充盈后院。

    对臣子们来说,皇帝的后宫并不是只属于皇帝的,便是姜善的父皇,虽最爱他的母后,却也娶了许多官宦人家的女子来平衡朝堂。

    当时的自己,娶白念,其实是父皇要求的,原本也是为了利益。

    为了皇权和国师府更好地拧成一股绳,也为了白念本身的能力。

    既然都是利益,娶一个,娶两个都没有太大的差别。

    说是这么说,姜善却不喜欢朝臣们逼迫他的嘴脸,他父皇刚离世,不愿也不能操办选秀为由,拒绝了那些朝臣。

    一旁的白念听到他开口说话,稍稍放松了表情。

    姜善在梦境里,以旁观者的角度模模糊糊的想,他记得再后来,大周边境又发生战乱,当初说好的选秀也就一推再推。

    画面


    第19节(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